EVA-新世紀福音戰士同人穿越小說【第三十五章:SEELE的秘密會議】

2019-04-30
EVA-新世紀福音戰士同人穿越小說
一朝穿越,來到新世紀福音戰士的世界,獲得戰神系統,成為了本該是明日香、淩波麗的同班同學,一比特徹頭徹尾的路人甲角色:一比特名叫北沢凉太的學生體內。既然如此,北沢凉太就此踏上一條踏血行歌之路。沒錯,人類補完計畫,從這一刻開始改寫!傳奇,自此延續!


【第三十五章:SEELE的秘密會議】
到了這裡,岸本石岐才終於算了明白了,這不過就是一場政客之間的遊戲,而軍方同樣只是棋子,這場遊戲,他根本玩不起,他岸本石岐更加只是這場遊戲的馬前卒,炮灰而已。
而這場遊戲如今已經處在了崩潰的邊緣,而自己則必須為此買單!
想到這裡,一陣風吹過,岸本石岐忽然覺得,這陣風,真的好冷!
此時此刻,巨大的地下室內,碇源堂正緩緩的坐在桌子前,而他的面前,則是十二幅巨大的投射影像。
而那些投射影像也顯得是極為詭異,十二副影像,盡皆是用數位作為代號。
倘若外人知道,此時此刻這間屋中的十二人正是整個世界最具有權利的十二個人的話,不知又會作何感想?
而此刻,一場會議,正在繼續!
無外乎是因為遊戲的失控,導致的一些變故,而使得這十二人也終於坐不住了。
“不管怎麼樣,NERV必須要立刻拿出行動,儘快封锁第六使徒的入侵。”
“不錯,第六使徒已經發現了生命之果的氣息,而且使徒們的蘇醒頻率也是越來越高,若是繼續這樣放任第六使徒,恐怕我們的計畫也會付之一炬。”
“EVA在軍方的手裡,零號機已然暴走,就算是回收回來,也需要經過維修方可使用。”碇源堂緩緩地說道:“NERV對於眼下的情况沒有什麼好辦法,只能寄希望於軍方。”
“EVA會儘快歸還NERV,那個叫做北沢凉太的少年必須立刻開始作戰,還有4個小時,第六使徒就會衝破防護,直接到達最根本的覈心深處,碇源堂,你必須要立刻開始行動起來。”
“這似乎,得徵求北沢凉太的意見。”碇源堂淡淡地說道:“他,我管不了。”
“不管怎麼說,也要立即打敗第六使徒。”
其中一面鏡像上的某個聲音再這個時候緩緩的開腔了:“否則,第六使徒就會很快發現‘最終教條’裏的秘密!那樣的話,我們的計畫也就將提前暴露了,到那時,人類補完計畫也會玩完。”
“不錯,當務之急是打敗第六使徒,其他的一切事情都可以放在一邊!碇源堂,我知道你心裡有氣,可是現在不是負氣的時候,我想你能明白的。”
這個聲音響起的是基路議長,依舊是他那低沉的聲音,威嚴而又有力量。
基路議長是SEELE中的首腦式人物,作為世界權利最巔峰的人物之一,基路議長說過的話同樣很有力量。
“只要北沢凉太沒問題,NERV就沒問題。”
過了好久好久之後,沉默許久得碇源堂的聲音這個時候才終於響了起來。
“好!碇源堂,希望這次你不要辜負我們的希望。”
基路議長的聲音消失之後,隨後,十二尊巨大的投射影像同樣是與此同時消失了。
隨即,轉身,碇源堂便走出了秘密會議室。
打開門,穿過一個走廊,冬月幸增的身影出現在了他的面前。
“碇源堂,我看的出來,你有情緒,SEELE十二人,這次才會很頭痛,對吧?”
這個時候,再看到碇源堂緩緩的從神秘的會議室裏走出來以後,冬月幸增淡淡的一笑,說道。
“世界上最愚蠢的莫過於政治的爭鬥。”碇源堂搖搖頭道:“劇本早已開始啟動,而這些人卻依舊還在爭執那些莫須有的東西,真是可笑。”
說完以後,碇源堂又看了一眼冬月幸增,淡淡地道:“接下來,就準備開始吧,EVA很快就會歸還NERV,留給我們的時間,不多了。”
“好。”
……
很顯然,發生在NERV地下室裏的這場秘密會議,除了冬月幸增以外,不為任何外人所知,那場關於世界上最有權利的十二個人之間的那場討論,最後也最終變成了一場秘密,隨風飄散。
然而災難還在持續著,這場事件必須要有人為此買單並付出代價。
當然,就在這個時候,NERV終於及時的派出人手,將暴走中的零號機再次冷凍,當打開駕駛艙的那一刻,軍方指定的那名駕駛員早就是死的不能再死了。
只是零號機再次面對損毀,修復工作也是與此同時緊急展開。
由於NERV已經被第六使徒入侵,除了本就在裡面的碇源堂和冬月幸增以外,已經無人可以在進入NERV,故而,葛城美裏的家,就成了NERV的臨時辦公室……
之所以成為臨時辦公室的原因……也只是因為北沢凉太!
是的,全部都是因為北沢凉太。
在SEELE與碇源堂之間的那場秘密會議結束之後,無數資訊通過各種管道彙聚到了聯合國,再聯合國軍方勢力受到嚴重壓力的前提下,終於不得不向日本軍方發出最後的警告。
警告的內容,無非就是立刻穩住局面,收回零號機等等一系列廢話,而這些壓力最後自然而然的又傳到了將軍那裡。
為此,將軍也是怒不可歇,然而卻對於眼前的景象也是毫無辦法。
如今,能穩住局面的,也只有之前NERV力推的人類英雄,初號機專屬駕駛員,北沢凉太了!
當軍方的人找到北沢凉太的時候,再許許多多的目光注視之下,令人出乎意料的是,北沢凉太竟然一口回絕了,竟然是拒絕了軍方歸還初號機的請求!並且還給了來者一個大大的白眼!
這一下子,軍方的人可就慌了,北沢凉太如果不肯出面解决,那這場災難到最後就不僅僅會是一個第三新東京市,而是整個軍方系統都要受到嚴重的輿論影響!
甚至是囙此被迫削弱實力!
無奈,只好又被迫求向了NERV總司令,碇源堂來解决這一切。
然而碇源堂沒有出面,冬月幸增卻出面了,他的臺詞只有一句,那就是北沢凉太不屬於NERV,他只是初號機的專屬駕駛員,NERV無權調動北沢凉太,一切只有憑北沢凉太自己的意願行事,NERV無權幹涉。
聽起來,邏輯上似乎根本不通嘛!
但是這個時候也無人再去理會了,因為人人都能看的出來,冬月幸增這很明顯就是一個藉口。
於是,再頂著無數壓力的將軍終於在這一刻開口了,只要北沢凉太肯駕馭初號機,一切要求,軍方都能滿足!
面對著軍方的滿臉哀求,躺在葛城美裏家裡的沙發上的北沢凉太,一邊安逸的喝著果汁,一邊在這個時候終於開口了。
他的要求很簡單,那就是要岸本石岐向自己,下跪道歉!

(文章來源:本故事純屬虛構,來自粉絲友情投稿……)
未經授權禁止轉載、摘編、複製及建立鏡像,違者將依法追究法律責任!
 

返回列表
掃一掃下載遊戲
掃描二維碼下載遊戲